文化公司打广告暗地介绍卖淫卖淫女自称大学生

2018-08-03 03:17来源:未知

  位于深圳市华强北的深圳市中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收集模特、白领、护士和学生等各类女性照片,并在相关媒体上打出广告,称可以为顾客提供各种服务。如果顾客有需要,可以先到公司看照片,收取介绍费后,公司便可根据顾客相中照片中的女性,给对方打电话约见。记者与民警联合暗访发现,该公司介绍的女性所提供的服务主要是性交易,一次性交易的价格为1000元。昨日,辖区派出所根据与本报记者联合暗访掌握的情况,对该公司进行查处,并在公司内抓获四名涉嫌介绍妇女卖淫的女子。

  近日,几位读者反映,几天前在深圳某媒体上看到一则广告,称在华强北有一家文化公司,可以提供男顾客需要的各种女性,并在广告上打出了公司的联系电话。有读者与公司介绍约见的女性见面后对方直截了当地挑明:服务主要就是性交易,一次1000元。

  据读者陈先生反映,他看到媒体上的广告后,便和一位朋友拨打了该公司电话,一位女性接电话后,让他和朋友马上到公司见面。当陈先生按照门牌号找到公司所在地时,发现该公司没有任何明显标志,只是一间约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面摆着几张破旧的办公桌,有几名女性坐在办公室内聊天。陈先生说,当他和朋友进入办公室时,一名妇女非常热情地接待他们,没说多余的话,就拿出一大本贴有女孩子照片并附有个人简历的册子给他们看。陈先生看完册子后,接待他们的妇女称,如果看上册子上的任何一名女性,告诉她就可以马上取得联系,但得先交200元介绍费,而且只能帮其约一次。如果交500元,可以办一张会员卡,公司可多次免费帮其介绍女性,直至满意为止。

  陈先生说,他和朋友根据该妇女的介绍,交了200元介绍费后,在册子里选了学历是大学生的白领女性,由该妇女先联系后得到了对方的电话号码。出公司后,陈先生给该公司为其联系好的女孩子打电话,并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当他见到该女孩子时,发现女孩子打扮入时,对方称自己曾在哈尔滨某高校上学,毕业后来深圳一家公司做高级文员。陈先生说,通过与其交谈,发现与自己想像的完全两样。他说,该女孩子与其见面后,非常直接地挑明:主要是做性交易,一次1000元,不能包夜。

  陈先生说,发现对方只是为了进行性交易时,他不再与该女子继续交谈。陈先生准备离开,对方要求他付小费,她说不然无法跟老板交待。最后,陈先生无奈给了该女子300元小费才得以脱身。

  陈先生反映的公司名为深圳市中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位于华强北现代之窗大厦B座15E房。9月20日,记者将读者反映的情况向辖区派出所举报,派出所立即组织民警与记者一行对该公司进行暗访调查。

  当日上午10时许,记者打电话至该公司,电话中传来一名女子声音,该女子自称姓张,介绍公司是一家模特服务公司,可以提供各种女性提供各种服务。张姓女子在电话中说,公司一般上午不上班,而且地方很难找,如果有需要,只有下午打电话预约,说完便挂了电线时许,记者再次给该公司打电话,张姓女子在电话中说:“我们现在都在公司,你们快点过来吧,来公司见面后,我会把你们需要的女孩子照片给你们看,如果满意就可以直接联系。”

  记者与民警来到该公司时,发现公司大门紧闭,门口没有任何标志。推门进入,发现距离大门近一米的地方用隔板隔着,里面放着一张较大的沙发,上面睡着两名20多岁的女孩子,见有人进入,两人马上起身。在隔板另一边,是公司的办公区域,摆着四张旧办公桌,两名40多岁的妇女在不停走动。见到记者的到来,一名自称张姓的妇女安排记者坐在办公室另一个角落的沙发上,问记者是看报纸广告而来还是朋友介绍,当记者回答是朋友介绍而来时,该妇女马上从旁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本较厚的册子说:“既然是朋友介绍而来,具体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先看这册子,里面有模特、白领、护士和大学生,如果你们觉得哪个满意,我马上帮你们联系,但得先交介绍费。”

  记者和暗访民警接过张姓妇女拿出的册子,发现里面有很多女性照片,照片旁边并附有模特、护士、白领和学生等职业的个人简介。

  张姓妇女说:“如果只介绍一次呢,每个人交200元。你们都是朋友介绍过来,建议你们办一张会员卡,以后就不用亲自来公司,只需要报出会员卡号,然后说出你们需要的女孩子的类型和标准,给我打电话告知,我便可以给你们安排妥当。”

  “那些女孩子都可以提供什么服务呢?是什么标准?本人是不是与册子里的照片一样啊?”记者问。

  “什么服务都可以,只要给对方钱就可以了。不过,服务费的标准,得由自己与对方谈。至于外表和素质,你们都尽管放心,你只用电话与对方联系,约好见面的地方,到时候不用你到处搜寻,让你眼前一亮的女孩子肯定是你约见的对象。”张姓妇女回答。

  经过一番交谈和介绍后,张姓妇女迫不及待地说:“我们这里还有两名未贴照片的深圳某高校在校女大学生,如果你们对学生妹感兴趣,我可以马上帮你们联系,快先办会员卡吧。”张姓妇女见记者掏钱,马上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收下500元钱并开具一张收据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写有“深圳市金领缘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会员卡,在卡上写下姓名和卡号,然后交给记者。

  得知记者想找在校的女大学生,张姓妇女很快说:“我都跟你们说过了,有两个深圳某高校的大学生,两人都是湖南人,一个是服装设计大三的学生,一个是工商行政管理大三的学生,而且两人长得不错,外表很纯,谈吐也不错,就这两个吧?”

  经记者和暗访民警同意后,张姓妇女马上拉开抽屉,拿出一本小电话本,然后拿起桌面的电话拨打:“喂,是童童(化名)吗?你一会有没有时间,公司有客人要见你,我跟对方已介绍了,说你是某高校的在校大学生,还说你很纯朴,你可不要让对方失望哦,如果你有时间,我就把电话给对方,让他与你联系吧。”说完就挂了电话。紧接着,该妇女又拿起电话:“喂,是小雨(化名)吗?你晚上是否有时间,公司有客人要见你,把你的电话给他们了,过一会联系你。”两个电话打完后,该妇女把两名自称是在校女大学生的电话留下,并再三叮嘱一定要尽快联系。最后,张姓妇女说,你们可以和两个女孩子同时见面交谈,但做事时一定要分开啊,以免两人害怕。

  下午5时许,记者一行离开公司,先后与公司提供的电话号码取得联系。一名自称童童的女孩在电话中说,下午学校放学后,自己回到了蛇口一工业区的姐姐家里,到时候可以去那边见面。一名自称小雨的女孩在电话中说,下午学校没课,自己在南山法院附近的同学家里上网,可以到南山法院附近见面。

  下午6时左右,记者和暗访民警在南山法院附近见到了小雨。她与记者见面时,手提一个小提包,全身上下着装米白色,两只手上都戴有金戒指,外表比较素雅。见到记者第一句话:本来是约好和同学一起吃饭的,但公司张姐说你们要来见面,只得把同学的饭局推了。然后红着脸低着头,表现出害羞地说:“顾客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嘛。”

  小雨称自己是深圳某高校管理学院工商行政管理的大三学生,今年20岁,湖南常德人。她说,自己父母在广州,自己在深圳上大学经济压力较大,做这种工作主要是为了勤工俭学挣点钱,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在交谈期间,小雨不停提到大学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告知大学里每周都有6节课,而且每天只有上午有课,下午和晚上都是自习时间,并不停讲述自己学习成绩的情况。

  约半小时后,记者和暗访民警在蛇口一工业区门口见到了童童。她的打扮比较朴素,上穿粉红色T恤,下穿牛仔裤,头发黄色,背着一个小背包。

  见到记者后,童童表现得话不多,而且一直用手捂住脸,不敢正眼看记者,表现得很胆怯,坐立不安。童童称自己是深圳某高校设计学院服装设计大三学生,今年21岁,湖南常德人。她称自己曾在学校的服装设计大赛中获奖,并跟记者一直讲述关于设计的相关知识,多次提到自己是深圳某大学的在校大学生。

  两人见面后,表现出都相互认识。当记者问两人为何在上学时还从事此种职业时,两人都异口同声说是“勤工俭学”,为家里减轻经济负担。

  小雨介绍,步入这种服务性行业纯属偶然,是有一次上完课在校园内散步,碰到一名曾经相识的女子,该女子称可以为她们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而且收入可观,便把自己的相关证件复印件和联系电话交给了相识女子,没过多久,有一位自称张姐的女子给她打电话,称有客人要与其见面。等她答应后,有一名男子驾车到了南山,与其见面进行一番交谈后,答应与该男子进行性交易,并谈好性交易价格。小雨说,一次性交易后,自己得到了1000元,然后按40%给张姐提成。自那以后,发现这种“勤工俭学”的方式赚钱不错,并一直以课余时间接纳此种业务。童童谈到自己的从业经历,与小雨完全一样。

  谈到自己的大学生活,小雨说每天除了上课外,有时也会接待客人,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呆在宿舍里,很多时间和同学一起看碟子。童童说,她每天都睡得很晚,几乎都是凌晨才睡觉,上午要上课,下午要自习,有时晚上接待客人后还会去玩电脑游戏,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差。她说,她住在学校宿舍,和其他5名同学住一间宿舍,怕自己的生活习惯影响到室友,经常会到蛇口工业区打工的姐姐住处留宿。

  一番交谈后,记者和暗访民警提出与两位共进晚餐,并说明可以交谈下一步所做的事情,两人答应后一起进餐馆。

  在用餐期间,两人表现得坐立不安。小雨不停地谈到价格问题,而且多次提到是否已给公司张姐交过钱,并称顾客不能先给张姐交钱,称通过张姐与她们联系后,自己也要向张姐交纳一定比例的提成。吃完饭后,两人直接与记者谈价,称第一次性交易的费用是1000元,其中30%-40%属于给公司的提供,如果第一次双方都比较满意,以后可以不通过公司,双方单线直接联系,性交易的费用就可以减至800元。小雨说,其实一般的客人第一次交易完后,都不会有第二次了,并强调自己的顾客都只有过一次性交易。童童说,如果双方满意,以后可以发展成朋友,还可以陪着去旅游等,至于收费可以进一步商量。当记者问两人性交易场所怎么样选择时,两人称场所都由顾客提供。

  因记者表现出不满意,两人要求每人给300元费用,其中200元是作为回去的车费,另外100元得交给公司张姐。记者给两人各200元,然后准备将两人送往她们所说的高校,但两人均以各自理由,在见面的地方下车。

  9月24日,记者再次与该公司电话联系,张姓妇女得知是公司会员后,问是否需要公司介绍女孩子。当记者提出想见一名护士时,张姓妇女一会后回复,称该护士已回老家,不再做那行了。随后,又要求给记者介绍一名高级白领,结果遭到记者拒绝。张姓妇女说,如果与公司介绍的人见面,对方到约见的地方,得收取一定的车费,如果“做事”双方不能达成一致协议,就马上让对方离开,不然,对方又会收取小费。她说,公司介绍的那些女孩子“做事”一次,一般的收费都是1000元。

  搜出大量笔记本昨日下午6时许,记者与暗访民警再次与公司联系,称自己有客户需要公司介绍小姐进行服务,一名自称张姐的女子在电话中说,不一定所需要类型的女子都在深圳,称可以去公司看照片后自己选择。

  大约半小时后,记者与暗访民警再次来到公司时,公司内仍有四名女子,其中两名女子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当张姓女子见到记者和暗访民警时,二话没说,要求记者坐到办公室后排的沙发上,然后拿出一本贴有照片的册子,让记者和暗访民警选择,称如果看中照片中的女孩,可以马上电话联系后安排见面。

  大约十分钟后,辖区派出所组织10多名警力火速赶到现场。当民警冲进办公室时,两名睡在沙发的女子马上起身,张姓女子和另外一名女子不知所措,其中两名女子准备冲出门,结果被民警拦住,最后办公室内的四名女子都被警方控制。

  经警方现场搜查,发现四名女子的办公桌内都放有大量书籍,其中有《怎样成为富婆》等杂志。另外,民警从张姓女子的办公桌内,找出大量笔记本,其中有的笔记本上记载着顾客的联系电话、身份和喜好哪种类型女孩子等内容,有的笔记本上记载公司曾介绍给客人的小姐给公司交的介绍费等内容。民警还从张姓女子办公桌内找出一个电话本,上面记载着曾与记者见面谈价的童童和小雨及很多女孩子电话。

  随后,民警将办公室内的一个紧锁的大柜子打开,发现里面存放着几十本册子,册子里都放有女孩子照片,而且附有相应的个人简介。经记者查看,册子以女孩子的服务类型分开放着,其中有从事私人秘书和高级服务等内容,女孩子的类型有在校大学生、高级白领、模特和护士等。傍晚7时许,民警将办公室内搜查出的几编织袋笔记本和画册和一台电脑予以暂扣,并将四名女子带回派出所组织民警进行突审。

  派出所负责人介绍,经过初步调查了解,警方对四名女子以涉嫌介绍妇女卖淫予以控制,对具案情正在进一步侦破之中。

  涉嫌卖淫大学生9月21日,记者来到小雨和童童称自己所在的高校。向校方说明情况后,学校相关领导高度重视,通知各部门在全校范围内进行查找,结果查出与童童同名同姓的是两名男生,而在学校的其他学院查到与小雨同名同姓的女生,但记者通过对照该女生的档案和照片,发现与小雨完全两人。随后,校方在学校的成教学院进行了查找,并无两名自称是该校大学生的女孩存在。

  有营业执照记者从工商部门调查了解到,位于华强北现代之窗大厦B座15E房的深圳市中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原名为深圳市金领缘家政服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21日,于今年3月30日更名为现在的公司名称。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礼仪策划、礼品销售、国内商业物资供销业和信息咨询。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