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企业出海窝里斗:各找合作伙伴竞购同一项目

2018-08-04 02:33来源:未知

  尚未揭开面纱的“华龙一号”,或将和国核技CAP1400一道,成为中国核电技术竞逐海外市场的两大利器。

  10月17日,在广东考察核电站的英国财政部长奥斯本向外宣布,英国将允许中国广核集团(以下简称“中广核”)部分参股英国西南部的辛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站的反应堆扩建计划。随后,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公司就合作投资建设英国核电项目顺利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这一项目让国内核电界大受鼓舞,在出口屡次碰壁的阴霾下,这是中国核电企业在海外市场难得的斩获。

  此后,中广核再传捷报——当地时间11月25日下午,中广核董事长贺禹、罗马尼亚国家核电公司总裁Daniela Lulache分别在关于建设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的合作意向书上签字。

  中国核电虽然经过30多年的发展,但核电企业在海外市场上的表现并不尽人意。这两个项目合作协议的签署,终于让业内看到了核电企业能够迈出国门的曙光。

  另一利好的消息是,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于近日发布《关于印发建立服务核电企业科学发展协调工作机制方案的通知》,在“服务核电走出去战略”一项中指出,中国将提升核电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加强对核电出口的组织和领导,支持企业以工程建设、设备制造、技术支持和国家银行贷款等多元化方式参与国际项目竞争,以便提高中国核电整体水平和国际竞争力。

  “我们一直在呼吁,核电‘走出去’应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一次终于有了一些突破。” 就职于国核(北京)科学技术研究院技术经济所的王苏礼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

  虽然中国在建核电机组数量上位居世界第一,但此前在海外成功赢得的项目仅限于巴基斯坦的恰西玛核电站。

  不久前,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核集团”)再次向巴基斯坦出口两台100万千瓦的核反应堆,加上之前2台已建设完成的和2台正在建设的30万千瓦反应堆,中核集团向巴基斯坦已出口了6个反应堆。

  值得一提的是,中核集团此次与巴基斯坦新签的核电项目,采用的是ACP1000技术。ACP1000被称为中国自主研发的百万千瓦级三代核电技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其不仅被中核集团寄予厚望,也是国家希望强力打造的对外出口的技术品牌之一。

  然而,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中核集团在巴基斯坦的项目,更大程度上讲是一个政府援建项目,因为其中没有其他核电国家参与竞争,所以不能称之为完全市场化的行为。

  因此,业内对此次英国辛克利角核电项目和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核电项目评价甚高,认为是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市场性质的“核电出海”。

  但变数仍在,上海电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部长江才林对记者说:“这两个项目的正式合同都还没有签署,所以不好评价。”因为在其看来,核电市场涉及政治、市场等各种复杂因数,依然需要审慎对待。

  事实上,对于海外核电市场,中国核电企业是群迟到的竞争者,也频传好消息,但却鲜有斩获。

  当前,三大核电公司各有海外侧重区域。中广核的目标市场,除了英国、罗马尼亚、乌克兰,还包括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中核的重点目标市场则为阿根廷、非洲;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核技”)的海外重点则是南非和巴西。

  2012年,土耳其计划在黑海之滨兴建一座核电站,中国核电企业参与其竞标。当年4月份,国外媒体大肆报道中国核电企业在此次国际竞标中优势明显,极有希望获得该订单,称中国核电企业正在改变全球核电产业的格局。

  不仅如此,在政府领导的会晤上,土耳其能源部长Taner Yildiz还表示,中国和土耳其的公司将签署合同,这一协议将为中国参建土耳其首个核电站铺平道路。中国媒体也因此倍受鼓舞,认为土耳其项目是改变中国核电出口局面的大好机会。

  然而,项目竞标结果却不禁让中国核电企业颇受挫折。土耳其决定就这个价值200多亿美元的项目授予以日本为首的财团独家谈判权,法国也将在这个项目中扮演关键角色。

  无独有偶,2011年,南非政府规划到2023年左右将陆续建设6座发电能力各为1600兆瓦的核电站,吸引了包括法国阿海珐能源公司、法国电力公司、美国的东芝[微博]—西屋电器集团、中国广核集团、韩国电力集团和俄罗斯的国家原子能集团等的竞争。

  当时消息称,中法两国正积极筹划联合竞标,考虑到南非在地缘政治中的地位,联合起来的中法两国企业最有可能争取到南非项目。

  然而两年过去,最新的消息是,俄罗斯原子能署和南非能源部签署了核能领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其成为最有可能获得南非核电大单的国家,基本确定了3座核电站共计8台机组的建设。

  包括再后来的英国地平线(Horizon)核电项目,中国核电企业计划联合国[微博]际核巨头参与竞标,最后也不得而终。

  “我国核电在设计、建造、运营、设备制造等环节,最为薄弱的是设计。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路线,靠什么走出去?”江才林对记者说。

  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定位路线是三代核技术。作为我国三大核电巨头的中核、中广核、国核技都宣称,自己拥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领先的三代核电技术,分别为中核的ACP1000、中广核的ACPR1000和国核技的CAP1400。

  “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哪一种技术已经得到了成功的应用。”江才林指出。“在比较竞标者时,或多或少更倾向于已经有成熟运用的技术。”

  三大核电巨头都认为自己的技术在安全性和先进性等方面都颇具优势,但是项目的推进工作却迟迟不能落实。

  中核集团表示ACP1000已经初步完成了安全分析报告、初步设计,正在开展施工设计,以福清5号机组为首堆,具备今年年底开工条件。但至今,国内首堆建设尚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核技相关工作人员曾对记者称,国核技的CAP1000的首堆计划2014年4月在山东荣成石岛湾开工。但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这一开工时间极大可能会往后拖延。

  “除了首堆项目不能落实外,中国核电走出去另一障碍还在于国内核电企业的相互竞争。”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能源》杂志记者说,“核电各个环节都是‘群雄争霸’,这种体制需要反省。”

  据了解,我国目前做核电建设的有5个企业,研究百万机组、三代技术的企业有3家,研究小堆的有4家单位,研究4代技术的有两个单位,此外,在核电设备制造上,参与的企业也越来越多。

  “这种局面导致的结果就是,政府管理、国家投资、研发能力、人才力量都不集中。”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影响最为突出应为中核、中广核、国核技三家的技术竞争。这一点在竞购英国地平线项目上暴露无遗。

  当时,中广核和国核技二者分别组团参与竞购。其中,中广核与法国阿海珐公司联手,国核技则与美国西屋电气搭档参与竞购。这被外界解读为“窝里斗”,争锋三代核电技术。

  事实上,两大公司与外国公司联合竞争项目,程序上并非有何不妥,但问题是,中国核电并未实现真正出口。这种竞争,一时让国内人还难以接受。

  就南非核电市场而言,中广核、中核、国核技三家企业也都虎视眈眈,颇呈现出竞争状态。三家公司都动作频频,或与当地企业签署相关核电协议,或邀请南非政要人员到公司考察,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够占得先机。

  “中国核电目前走出去的最大竞争优势仅在于充足的资金。”对于此次中广核签署的两个项目,多位业内人士均对记者表示。“如果三家核电技术公司此时在个体项目上争夺,并不利于我国核电的发展。”

  中核和中广核均向记者强调,自己的技术才是国内真正的核电自主品牌,并各自有对方不可比拟的优势,而国核技的技术受到美国的控制,要出口更为不易。

  国核技则认为CAP1400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三代技术,在安全性和先进性上是ACP1000、ACPR1000无法比拟的,因此在国际上竞争能力最强。

  目前的现实是,中国核电企业似乎更愿意,也更容易跟国外的核电巨头联手,而很难和国内核电企业搭档。法国电力集团董事长亨利·普格里奥在回答媒体关于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的时机是否成熟的问题时指出,“是,也不是……我们期待与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合作,迈入国际市场只是第一步,我们组成联合体进军国际市场会比中国企业单独开拓要容易一些。”

  但是,国外核电巨头愿意和中国核电企业合作,很大原因是看中了它们的资金。如果只是出资,不能真正参与到核电站的设计、建设和运营,这种“走出去”并不能称为中国核电完成了“出口”。

  实际上,近年来,国内不少人士在反思我国这种竞争核电格局,并十分推崇韩国“一家垄断”的格局,希望三家核电公司能够以“国家联队”的形式出海竞争。也一度有传闻说,国家计划将三家核电公司合并为一家。但影响面太广,成形可能性很小。

  国家高层确实也日渐注意到了我国核电格局的弊端,希望通过调整,促进我国核电产业更顺畅的发展。但要消除这种弊端,涉及到众多利益集团,阻碍重重。

  为了结束这种“三雄争霸”的局面,国家能源局开始暗中插手。据另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能源》杂志透露,吴新雄执掌能源局一个多月后,也就是在今年4月25号,召集中核和中广核的一把手进行了谈话,希望中核和中广核能够联手,将ACP1000和ACPR1000进行合并,设计成一套拥有我国自主品牌的三代路线”的技术路线暂定名称为“华龙一号”,国家相关部门以及两大公司都未正式对外发布,但业内已经基本确定这一事实。国家希望中国核电走出去的竞争路线为两条——“华龙一号”和国核技的CAP1400。

  据悉,ACP1000和ACPR1000技术基本上都是在大亚湾核电站技术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进,所以差异并不是很大。ACP1000改进了原来的堆芯,从157堆芯变成177堆芯,增加了组件。ACPR1000则对原来技术的辅助系统做了很大的提升。所以,“华龙一号”堆芯部分采用ACP1000的多一点,辅助系统则多采用ACPR1000。

  据上述业内人士称,经过十余次谈判,中核和中广核基本达成合作意向,并已向国家能源局以“华龙一号”名义上报项目,只等批文。

  如果进展顺利,福建福清的5、6号机组,以及广西防城港2期工程的3、4号机组将采用“华龙一号”技术路线,分别由中核、中广核各自运营。

作者:admin